神算天师

神算天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5:18:24

最新章节: 我看着眼前这让人难以理解的一幕,有心想要上去解救那名女生,但是在幻境中,我真的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任何的动作都无法影响到这幻境丝毫。操场上的场景继续着,而我也无法回避的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不是没有试图寻找这幻境的出口,只是没有具体的线索。只有校园之内是可活动范围,超过会有围墙,根本出不去。直

第十三章 未有贵人

和尚听得频频皱眉,口中未停下咀嚼的吃食,含糊不清的说道:“阴差…不会害人…,据我估计…应该是那件冥器…上面的东西…,而且…你这位…朱阿姨身上的气息…与六灵寒珠煞有几分相似,想必应该说被其冲撞所致。”

如此回想而来倒也合情合理,那天晚上我可是亲眼见到朱阿姨得死。

“行吧,那件冥器的事情我可以问问,接下去你来说说怎么解决我的事吧,我可不想英年早逝啊,你看我,媳妇都还没娶呢。哦对了,和尚应该理解不了的吧。”我随手找了个面包,进入柜台内部后坐下,边吃边说道。

“哼,你咋知道我不娶媳妇,我告诉你,我之所以苦修,便是为了积累阴德,到时候找到心仪的姑娘了,我还是可以还俗的,嘿嘿。”和尚撩开自己的长发,慢丝满面春风得和我说着。

我被他可雷得够呛,这副形象简直要让我毁三观,于是摆了摆手:“好了好了,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赶紧讲怎么救我。我管你娶不娶媳妇,和我没关系。”

这乞丐和尚似乎真的好久没吃东西了,和他说话的功夫又拆了两包鸭腿,吃的满手满脸的油渍。

“嗯,好吧,那我就把我知道的讲给你听。”和尚用他的破衣裳擦了擦油腻的手和嘴,找了个凳子后又开了瓶矿泉水坐到我对面开始酝酿诉说。

这六灵寒珠煞原理是取五行之力凝聚第六灵,施术者再借助着第六灵力修炼或者…长生,当然,具体要这东西干嘛和尚也不是很清楚,他也是无意在一本典籍中见到的。

而作为第六灵的承载物,它的本体是一颗珠子,叫做六灵珠。

六灵珠的出现最早在隋朝时期,据说隋炀帝当年骁勇善战,开拓疆土无数,靠得便是这六灵珠的能力。可惜或来迷失在六灵珠的力量之中,变得骄奢淫逸,残暴不仁,于是后来李渊起义推翻隋朝,至此六灵珠秘辛便随着杨广的死而销声匿迹,如今这种东西重现人间,想必是和杨广的墓中之物有关。

和尚对着六灵珠其实也只是一知半解,给我讲了个大概,不过好在我算是有了方向,必须先找到那件冥器的出处。

“和尚,我打算去寻找杨广的线索。”我将自己的目的说出道。

“呵呵,十一,你的胆子也够大,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帝王之墓也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和尚有些不屑的说道。

“只要让我找到地方,就没有我不敢去的,何况…不去也是死不是吗?”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一趟必须要去,找到能够救自己的线索。

“哈哈,原来你还不知道杨广陵墓位置啊,听没听过这句话:君王忍把平陈业,只博雷塘数亩田。”

和尚说着竟然吟起了诗来,听得我一头雾水,“啥意思啊?”

“你怎么这么笨,隋炀帝死于江都,李渊建唐以后,以帝王之礼将隋炀帝葬于此。 雷塘又名大龙潭。就在广西马平南雷山下。”

我轻摸下巴,点头道:“嗯,记载的地址应该没错,但我收到的消息是,那件冥器从北昌那边过来的。”

“北昌?卧槽,这么远,难道说那里才是杨广真正的墓穴不成,北昌那么大,具体位置知道吗?”和尚似乎对此十分感兴趣,追问道。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去打听一下吧,具体位置这还真不知道,而且,我估摸着也没那么容易打听到,今天就这样吧,差不多我要关店了。和尚,你留我个手机号码,有消息了我联系你。”

“我靠,十一,不会吧,你不留我吃个午饭什么的?你看我,好歹也帮你们解决了一桩大麻烦…”和尚手舞足蹈的比划着说道。

“你不也得到了朱阿姨的阴德嘛,少装蒜,快吧手机号码给我,我还有事呢。”

“咳咳,阿弥陀佛,贫僧可没手机,施主,要不你施舍一个给我吧,我看你手上那个就不错,嘿嘿,贫僧不嫌弃,不嫌弃。”和尚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嬉笑着盯着我手中的手机说道。

我真的无语了,搞得我好像买得起新手机一样,这棺材铺都几天都没开张了,我感觉我都要吃老本了,话说我也没老本啊。

和尚毫无高人风范,在一旁瓜噪了起来,我没再理会他,也不对他使用过的能力感兴趣,从墙边拿出铁钩,拉下卷帘门就给百货铺关了店。

和尚见我没有理他的意思,也觉得有些自讨没趣,于是跟着我,我去哪里他就去哪里,直到…

“草,十一,你有没有毛病,带我来棺材铺干嘛!”

我没回头,直径走进自家铺子,整理了一下昨晚被收在大厅内的花圈和纸扎,将那些东西重新放置到店铺外,以作迎宾用。

“喂,十一,你不是吧,在这里打工?有没有意思啊,小小年纪,要不跟这我出家算了,我教你佛法,传你法宝如何…”和尚似乎一直想找话题和我套近乎也不知道是为了啥。

我坐回道棺材铺的柜台内,点了点货物,发现一个不缺,正想着打个电话给琛叔。不过那和尚确实看着碍眼,别的不说,就那么坐在我家门槛上也影响客人啊。

“和尚,这里是我家,你到底想怎样啊,我们才认识半天不到吧,我可不认为你那么热心,想帮我除掉这煞气,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我手中握着手机,望着不远处的和尚问道。

“哈哈,咋们出家人不打诳语,我还真就那么热心了,顺便赚点阴德嘛,赶紧问,我在这等你。”

“别…你可别等我,我家里只有一包泡面了,中午自己解决!”我见和尚似乎铁了心坐在门口,只好长叹口气后拨打了琛叔的电话,至于阴德的事情,我暂时也没管。

“嘟嘟~”

电话被接通。

“喂,十一,找我有事吗?”琛叔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神采,看来心情也是不错。

“琛叔,帮我个忙,我需要知道那件冥器的来历,对,就是那个小镯子。我被上面的东西沾染了煞气。”我将关于六灵寒珠煞的事情告诉了琛叔。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终于再次回道:“十一,事情我清楚了,想不到这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哎,是我害了你啊。不过没事,我一定帮你到底!我立刻去联系上家,等我回电。”

我听着琛叔急促的语气,知道他也是把这件事情放在了心上。不过我倒是没有自叹倒霉,毕竟这件事情爷爷早已算到,只是怪自己不小心,不该惹上这等祸端啊。

和尚听我听电话完毕,又是没皮没脸的凑了过来,一股馊味夹杂着口臭,熏的棺材铺内乌烟瘴气的。

“和尚,上楼去洗个澡吧,你这副尊容,我包管没有姑娘看得上你。”我对和尚不是很了解,只是从他之前的言语中大概能知道,这货是有还俗的意愿,当下便拿出这事压他。

你还别说,这句话出口,和尚果然为之动容,立刻就屁颠颠的跑上楼去洗澡了,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又坑了我一把,在我这里骗吃骗喝,难道还要骗住不成,不行,决不能在继续被他坑下去了,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说道说道他。

结果没等到和尚回来,琛叔的消息倒是先来了。

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上家软硬不吃,根本不肯透露墓葬的位置,并且无意间透露,那批盗墓贼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一人断了一臂独自逃脱,就算打听到了位置,去那里也是九死一生,劝我们不要再妄想。

琛叔关照我千万别急,他会另外想办法继续打听,去北昌那边最多也就一周的路程,而我还有5个月的时间,无论如何也是来得及的。

其实我根本也没害怕,毕竟劫数天定,我只需尽人事便可,爷爷说了我需要贵人相助,想必光靠我自己努力绝对是无法的。

不过说起来,和尚倒是像极了一个贵人,可惜和尚也是此圈中人,圈中人是无法成为枷锁的解缚者的,我终究还是要另寻他人啊。

心烦意乱的如此想着,便瞅见了早先徐伯给我留下的那个文件袋,随之一起的还有一张储·蓄卡。

“哎,反正现在没事干,等会还要去找二妞,顺道把这张卡上的钱去捐给国家吧。这文件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找了个刀片小心翼翼的划开文件袋的封面,发现里面赫然有着三个小袋子和一封信,而那些小袋子上,又分别写着,西京医学院,西京武警学院,浙南计量学院。

“我靠!是录取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