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天师

神算天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5:18:24

最新章节: 我看着眼前这让人难以理解的一幕,有心想要上去解救那名女生,但是在幻境中,我真的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任何的动作都无法影响到这幻境丝毫。操场上的场景继续着,而我也无法回避的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不是没有试图寻找这幻境的出口,只是没有具体的线索。只有校园之内是可活动范围,超过会有围墙,根本出不去。直

第十二章 不染尘世渡因果,缘世空来亦向佛

我知道那乞丐和尚应该是要动用某种阵法了,那三根小降魔杵以不可思议的力量穿透水泥地面,被固定在了和尚周围的天地人三个方位。

为了配合他的施术,我已经从包袱里摸出了几张符箓随时准备出手。

“一元生二相,二相衍天地,天地万物归于人,人出向灵与天地,天地人,化三相,三相三灵三才阵,疾!”和尚见到朱阿姨被击退后再次向他扑来,立刻发动了他的阵法。

就在那个“疾”字脱出口的瞬间,朱阿姨刚好扑到了这三面法阵的正中央位置。

和尚身上爆闪出一阵光晕,好似真佛降世一般后跳一步后合拢双手。

“啊!”朱阿姨被三面降魔杵上汇聚出的佛光锁在中间不能动弹,口中惨叫声响起,好似野兽怒吼一般。

“小兄弟,定魂符!晚了她可就撑不住了!”

“了解,看我的!”早有准备的我收起了地火符后切换到定魂符,定魂符并不需要口诀,只要是接触到魂体,便能将其短暂的控制住,不过这控制的时间,决定权在于施术者在符箓内留下的罡气和被控这的能力大小。

目前以我的定魂符,估计极限也就定住对方几秒的时间,不过几秒,足够使出度魂符了!

和尚施展那种法阵保持佛光形态似乎并不轻松,他双手合十口念咒语持续施法,脏乱的前额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

“啪!”定魂符被我准确的拍到了朱阿姨的前额之上,前额的天灵位乃是灵魂通道,封堵符箓在其上可以有效的防止人体内的灵魂逃离,而定魂咒又有僵直灵魂的作用,配合之下能有效的制住朱阿姨的魂魄。

朱阿姨在被我拍上符箓的瞬间便不再挣扎,那和尚见状,立刻大喘气的收起了那种法阵,对着我喊到:“你的符箓怎么才是张黄符,草,被你坑了,你们道家本就善杀不善度,凭你的道行,肯定超度不了这活尸。”

我正要口念咒语施展度魂符,结果被这和尚一吼,我的信心顿时就蔫了。其实我本是对爷爷给我的这些黄皮书中的各符咒没有多大信心的,这倒并不是不相信爷爷,而是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自己清楚。但昨天经过地火符的一战,我的信心被重新点燃,这不才信誓旦旦的上来让和尚控制住对方,自己收尾嘛。

我手握度魂符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是该上还是不该上,但和尚那边可没闲着。

只见那名邋遢和尚左手大拇指按于无名指的末节(根部),三个指头中指、无名指、小指捏牢大指,食指捏在大指的第二个骨节上,形成一种奇异的拳势,平放于腰际左髋外侧。右手直接一张,竟然开始迸射佛光。

“大日光芒照黑暗,万物运转皆其中, 普拉,挖尔塔呀,吽!”

朱阿姨被那和尚右手射出的佛光一招,无法动弹的身躯竟然开始冒烟,不对,不是冒烟,而是…魂灵出窍!

一道和朱阿姨长相一模一样的魂体从她的体内飘出,完全无视我贴在她天灵位上的符箓,就那么离体了!

“靠,和尚,你这!”我惊讶的说不出话,这简直要颠覆我的认知了,不过我的认知也仅限于爷爷给我讲述的知识,那都是无关佛家的。

“嘘!禁声!”和尚拳势依旧,小声的对我使着眼色。

我立马意会,便不再多言,只是往后退了十几步,拉住满面泪水的二妞手臂,将她安抚了下去。“二妞,你放心,你母亲并没有魂飞魄散,看这架势,和尚是要超度她了,哎,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结果吧。”

二妞也是个懂事的人,虽然此时内心悲痛,但确实依旧擦去眼泪,对着我勉强一笑道:“十一,我知道,从那天你和我说起,我就知道我妈要离开我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突然…她可还没见到我上大学,还没见到我成家,辛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快把我带出头,可她还什么都没见到却就要离开我了…”

“二妞,一切劫数天注定,你母亲也是为了保护你才帮你挡的灾,你要记住,你的母亲给了你两次生命,因此,你要更好的活着,就算是为了她,也要快乐地活下去。”我轻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另一边和尚处,就在朱阿姨的魂灵消失之后,他才擦了把汗收回拳势和手中的佛光,“小兄弟,打120吧,否则这位阿姨的尸体不好处理。”

我对着两人点点头,回道:“好,哎…”

那名和尚和朱阿姨可不熟,一桩事情办妥,虽然身心疲累,但依旧是几步走过来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小兄弟,想不到你这么年轻,竟然就会几种道法,不错不错,虽然身手确实烂到家了。”

我一脸苦笑,叫了辆救护车后和那和尚两人把朱阿姨的尸体抬到了百货铺子的门口轻放于地面,然后转头问道:“你这和尚为什么有头发啊?好生奇怪。”

“不染尘世渡因果,缘世空来亦向佛。”和尚有些懒散的将伏魔杵收起后插回了腰间,对着我宣了声佛号,双手合十微笑继续说道:“贫僧法号无心,乃是苦行游者。”

说到此处,那名和尚看向我的眼神逐渐怪异起来,眼中更是精芒闪烁,刚才的那一丝懒散顿时再次消失不见。

我心中咯噔一声,这名和尚的面相我着实看不清,便也无法推断出他现在心里想着什么,只是一种不妙的感觉逐渐升上心头。

“无心大师,你这么看着我是作甚?”我被盯得心中发毛,终于忍不住问道。

那和尚忽然轻叹一口气,摇摇头道:“小兄弟,身上有什么东西你不知道吗?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最近接触过什么特别厉害的东西!”

“特别厉害的东西?”我重复着这句话,照这和尚的意思,我应该是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仔细回想,最近我除了接触过两名阴差,还有朱阿姨和那件冥器外,似乎也没别的了啊。

“嗯,这是阴间的东西,叫做六灵寒珠煞,这种东西极为歹毒,初始中招的人并感觉不出什么异样,但五个月后,便会魂飞魄散,消散的魂体被六灵珠所吸收,成为它的能量,为施术者所用。”

五个月后,正好大约是新年,也是我的20岁的生日!

我差点就大骂出声,但一想到二妞的情绪还不是很稳定,便也不好发作,于是强装镇定的问道:“无心大师,这六灵寒珠煞是怎么来的,我不清楚怎么沾染上它的,可有解除之法?”

无心和尚摆了摆手,说道:“小兄弟,你叫我无心或者和尚都可以,可别叫我大师,我只是一个小乞丐而已,你看,现在还饿着呢,我都一天没吃饭了。”

我有些无语了,在这么严肃的时刻,这货竟然示意要请自己吃饭才能为我解惑,难道刚才和朱阿姨打斗的时候看他体力不支的样子,是饿的?

“和尚,想吃什么自己去里面拿,这是我家的店,我还要等救护车来,可没工夫招待你!”我还未说话,二妞却已经抢在了前面回到。

我明显看到和尚瘪了瘪嘴,想必应该是对未能吃到一顿丰盛的早餐而有些不爽,心中更加纳闷了。这和尚刚才表现出的神通绝对不简单,绝对是名强大的法师无疑。但这种高僧不都该德高望重嘛,眼前这名和尚怎么更像是一名市井之徒?

没过多久,救护车过来后有医生和我们确认朱阿姨的死亡,二妞被带走去办理相关手续了,而朱阿姨也随后被转去了殡仪馆。

二妞和我差不多,在这里没什么亲戚,他父亲虽然没死,但是多年的失联也和死了差不多,朱阿姨的后事还得靠我和二妞两人料理,不过现在看来,也只能草草了之了。

无心和尚见我们把人送走,笑着从铺子里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酱鸭腿和面包牛奶吃着,满嘴油渍的对我说道:“嘿嘿,小兄弟,想开点嘛,时间轮回,生生不息,没什么好伤心的。看在你请我吃早饭的份上,明天我给你们念几遍往生咒,保管你这朱阿姨投个好胎,来世不受苦。”

无心和尚说的话要在以前的我听来到也就这么过去了,不会多想,但见识过他的本事,我立刻问道:“和尚,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得管我明天的饭,嘿嘿。”无心和尚说话口齿不清,显然是被鸭腿给堵住了喉咙。

“屁,我不是说这个,我是问,你那句来世投个好胎。”我也没计较的继续问道。

“当然是真的,贫僧一句话的事情,在阴司我可还是有着几分薄面的,嘿嘿,小兄弟,还没问你叫什么呢,现在人也走了,你和我讲讲那六灵寒珠煞是怎么惹到的吧,碰到这种事情贫僧可不能不插手!”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的酒肉和尚,有如此能耐的人物,估计也不会是个满口胡话之辈,但为什么总感觉有些不靠谱呢。

尽管这么想着,我还是把我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和他一五一十的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