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天师

神算天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5:18:24

最新章节: 我看着眼前这让人难以理解的一幕,有心想要上去解救那名女生,但是在幻境中,我真的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任何的动作都无法影响到这幻境丝毫。操场上的场景继续着,而我也无法回避的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不是没有试图寻找这幻境的出口,只是没有具体的线索。只有校园之内是可活动范围,超过会有围墙,根本出不去。直

第七章 半夜的铁链声

昨晚二妞走后不久,我便简单的洗了把脸躺下准备睡觉。病房里没有娱乐设施,这甚至让我有些怀念铺子里那个爷爷舍不得换掉的破旧黑白电视机。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身体已经不知不觉进入了沉睡之中。

直至半夜也不知道几点,我被几道冷风吹醒。

睡眼惺忪的我打着喷嚏,双手不自觉地环保胸前,我这件一片漆黑的病房里似乎格外的寒冷。

“奇怪,大夏天的,怎么会这么冷,难不成护士把我的空调调低了?”我满心疑惑的打开灯起床打算查看空调的情况,却意外的被外面的吵闹声所吸引。

医院的病房外面就是连接着走廊,由于我只是个最轻度的住院患者,也没什么疾病,所以是被安排在了底楼。

透过那小半块半透明的房门玻璃,我依稀见到了外面有橘黄色的灯光下有着许多人影闪动,还夹带着嘈杂声。

睡眼惺忪的我立刻精神一振,因为我赫然听到外面是一名出了车祸正在被抢救的病人。

随行的家属哭喊连成一片,和医生护士的安抚声交杂在一起闹哄哄的。

秉着好奇心我也掀开被子起床探头道玻璃窗口查看情况。

就在担架车被推过之后没多久,外面走廊里的人很快都聚集到了手术室的门口,也就是这条走廊的尽头。

而就在这群人移步不久,医院的入口处骤然吹过来一阵阴风。

这道阴风无视房门的阻隔,直接吹进了我的骨肉之中,冻得我浑身一整颤抖。

“该死的,怎么这么冷的,我得先把空调关…关了…草,空调没开啊,什么情况。”我自言自语着,看着墙上的空调调节板,上面很明显是显示的关闭状态啊。

找不出原因的冷,让我又打了个寒颤。但就在此时,体内不知为什么开始涌出一股暖流,我就像是看见了黑夜中的一盏明灯般细细感受而去,是练气术酝酿而出的一小股罡气散发而出的暖意!

“练气术还能取暖不成?”我心里想着,不由得脑海中个浮现出练气术的口诀,并且配合运转了起来。

一小丝罡气运转全身,那股阴冷之气立马被削减了不少。

“嘿嘿,好像还挺有用,”如是想着,我便打算回到床上接着睡觉。

外面的哭声持续不断,扰乱的我没法安然入睡。

睡眼朦胧间,一阵沙拉沙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好像铁链在地上拖沓一般。

我开始对此并不理会,但是这股声音一直持续不断,听得实在让人难受。

“靠,到底是谁啊,这么无聊!”我心中干嘛一句,再次穿起鞋子,有点上火的就往屋外走去。

如果说那些病人家属的哭泣声我还能忍的话,那股铁链的拖沓声我可是真的忍不了,这分明是故意弄出来的扰人睡觉来着,到底是谁这么无聊在外面走廊里搞出这个声音。

出了房门就是走廊。

我四下环顾,除了走廊尽头的两排公共座椅上坐满了四五个人在哭以外,并没有寻到铁链声的来源。

“奇怪,这声音就是这里传来的啊,难不成是屋外?不可能啊!”我集中精神仔细聆听,那铁链的沙沙声就在耳边徘徊,绝对是在走道内,不可能听错。

我也想上前试图询问其他人有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不太合适。就在我思考的几个呼吸间,那铁链的声音已经消失在了走到尽头的急救室中。

我满心疑惑的凝望那个方向出神了片刻时间,就当寻找无果转身想要会到屋内睡觉时,那种铁链的沙沙声再次响了起来。

一股阴寒之气从走到尽头的急救室内冲出,就连我体内的罡气都是没有办法压制得住。

寒冷再次席卷我全身,让我不得不环抱双臂打起了哆嗦。

“咦?这不是胡爷的…”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

“嘘!不要多言,我们走。”另一道声音传来。

我正打着哆嗦,骤然间被这两个莫名想起的声音冲击跌脑中嗡鸣,还来不及思考,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谁在那里!”

铁链的沙沙声一顿,一阵阴寒之风吹来后那道阴恻恻的声音再次响起,听得我持续头昏脑涨,但我依旧挺清了他所说的话。

“你听得到我们说话?”

“当然听得到,你们是谁?难道是阴差?”这时候我已经隐约能猜到对方的身份了,半夜出现,铁锁勾魂,还能有谁!

“大哥,我们不要多事,与直接触,时候未到。”另一道声音响起。

我等待着对方的回答,却是再无动静,没有铁链声,也没有人声。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两分钟。

走道里的阴风逐渐消失,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是一个护士拍我肩膀把我唤醒的。

“病人,你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干嘛呢?”那名护士显然比较负责,把我唤醒后又详细询问起了我的状况。

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总不能说被阴差的勾魂索吵醒的吧,于是挠了挠头,回到:“不好意思啊,晚上你们这里有个急救的病人,那时候出来凑了凑热闹,怪我怪我,我这就回去。”

“哦,这样啊,有什么不舒服就按铃通知我。”那名护士对着我点了点头,目送我回到病房后才踱步离开。

重新返回床上的我依旧有些头昏脑涨的,至于为什么出现这个症状,其实我心里是略微有些明白的。

以前听爷爷说过,所谓的gui话就不是人间的语言,有道行的人听了是没什么,但普通人听多了,便会被gui话迷乱心智,轻则三魂不稳,重则七魄分离,从而变成神经病。

一些略有几分小本事的江湖术士可以请gui上身,诉人以知未了心愿,那都是要给与听者的额头上贴上一枚镇魂符的。如此才能让gui话能够安入人耳。

我之前在外面听到的铁链拖沓声,应该就是勾魂阴差手中的勾魂索了。

勾魂索,乃是勾魂专用的一件法器,锻造之法成迷,乃是阴司专属。对于亡魂可谓是非常克制,一旦有亡魂被勾魂索控制住,十之八九是没法在挣脱束缚的。

想到此处,我不免额头留下了道道冷汗。这是后怕。

阴差锁魂乃是天地大道,阴司正职。草率冲撞的话轻则大病一场,重则当场丧命。不过说到丧命的话其实是有些过的,毕竟人各有命数,从你出生那天开始,一切皆在阴司的生死簿上记录着。

翌日一早。

就在我坐在床上回想起这一切的时候,二妞拎了个小篮子,带着做好的早饭,推门而入。

“十一,你的脸色不太好呢?我看查房的护士刚才从你这出来,你没事吧?”

面对二妞的关切,我自然只能避重就轻的说道:“没事,昨晚睡不太好,可能是这里的床睡不习惯吧。刚才护士帮我检查了下身体,基本符合出院标准了,你看看,我的药膏都已经被揭掉了。”

“呵呵,脏死了,回家后你可要好好洗个澡,好了,先吃饭吧,吃完了我带你去办理出院手续。”二妞拍着我撸起袖子的手臂,对着那上面膏药留下的痕迹娇嗔到。

我看着满脸笑意的二妞,心中也是感慨万千。最早认识她的时候,是她们搬过来那天,大概也有十年了吧。

那时候的二妞,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孩,哪像现在,已经亭亭玉立,一副美人像了。

“喂,你看什么呢,粥洒开来了啊。”二妞已经把餐巾纸递到我的面前,我才反应过来,勺子里的粥已经少了一半,还有一半已经洒到了病号服上。

“哦,昨晚睡得不好,精神有些恍惚了,呵呵,没事,病号服一会要换掉的。”我傻笑着挠了挠头,接过餐巾纸稍微擦了擦被弄脏的衣角。

早餐过后二妞带着我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整理成了个小包袱后两人结伴离开了医院。

我俩打了个三轮摩的返回老街的家中。

二妞经过她们家的小百货铺的时候直接下了车,我也知道她是想多陪陪母亲,但我依旧多关照了她几句,让她不要和朱阿姨过多的接触,毕竟对方可是活尸,身上的阴气短时间诶不会对活人造成影响,但时间一久,可能会使活人染上隐疾,从而影响往后气运。

从小县城的医院打摩的回家花了我足足20元,那可是我那可怜小店铺差不多一天的收入了。

刚付完钱还没心疼几秒钟,铺子门口蹲在那里抽烟的两名中年人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

“琛叔!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从拐角走过来,打着招呼喊道。

琛叔听到声音,立马把嘴中抽了一半的香烟往地上一扔,几步走过来时顺便碾碎了地上那个烟头,哈哈笑着说道:“十一,你可来了。”

我有些无语了,心想着这人一早就在我的店铺门口等,那还不如直接去医院接我呢。也能够省下我的打车费。

“琛叔,你们…早饭吃了吗?”我见对方如此热情,一下子顿了口,傻乎乎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