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天师

神算天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5:18:24

最新章节: 我看着眼前这让人难以理解的一幕,有心想要上去解救那名女生,但是在幻境中,我真的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任何的动作都无法影响到这幻境丝毫。操场上的场景继续着,而我也无法回避的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不是没有试图寻找这幻境的出口,只是没有具体的线索。只有校园之内是可活动范围,超过会有围墙,根本出不去。直

第五章 古董店的货

被朱阿姨给吓到,我反应的显然比较强烈。

二妞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拉住差点掉下床的我,惊讶的问我发生了什么,是不是身体那里有不舒服。

我的位置刚好靠在她的怀中,二妞的怀抱瞬间让我有些安心。当然这不是因为我贪图她的美色,和青梅竹马的轻微肢体接触,在心里早就让我免疫了。

二妞昨晚的劫难度过,此时又是上午,她体内的阳气充足,多聚与小腹之间。这么被她的怀抱冲的阳气一冲,我也立马清醒拉过来。

“没…没事,”我有些忌惮的再次望了一眼朱阿姨对着我阴笑的脸,至少在我看来是阴笑。

“十一…我看你还是好好休息吧,肯定是伤到脑袋了。”二妞帮我揉了揉太阳穴,扶我回了原位,“妈,我去把十一昨晚换下来的外套洗了,你在这里多陪陪他吧,等我回来你再回家。中午不用等我回来吃饭咯。”

二妞对着我使了个眼神,意思让我不要见外,拿起床尾的衣裤便出了门。

我眼神一凝,重新落回了朱阿姨的身上,想要当场质问对方,但又怕身体不便遭来祸端。

遭来祸端?靠,难道我挨得这顿毒打是昨晚给二妞算命换来的天谴,想到这里我简直无语。不过能用毒打来抵消这场孽障也着实便宜了自己,要是霉运加身得不到释放,可能酿成小祸也说不定。

“十一,你想什么呢?是不是身子那里还有不适?”朱阿姨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心中打了个激灵,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道:“还好,就是眼角还有些痛。朱阿姨,你的身子骨可真好,昨晚可是被卡车撞了,竟然只是擦伤。”

说这段话的时候我眼神一刻不离对方的脸,试图观察对方的表情变化是否自然。

朱阿姨说话始终面无表情,依旧用沙哑的声音回道:“运气好罢了,二妞还没成家,我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随后我俩又聊了几句,都是关于二妞的,从中我明显发现,朱阿姨对二妞的关心和放不下。大约半小时后,我已经对朱阿姨的情况了解了个大概。

我以前听爷爷讲过一个故事,那就是三名青年男女徒步外出郊游,在经过山路的时候被疲劳驾驶的大货车司机撞下山后惨死山底。

由于事故发生的太过突然,他们三人谁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竟然依旧按照郊游的路线进行着活动,直到晚上各自回家,看到新闻。

那则新闻是当地的快讯,遇难3人那也算是重大交通事故了。播报了肇事的大货车司机以及山路上监控拍到的画面,肇事车辆撞击三名游客到山下,搜救队全力搜寻那三人的尸体未果。然后新闻最后放大了路面监控拍到的画面,并放出了那三名受害者的照片。

那三名青年男女凑巧都在电视中看到了自己,至此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就在第二天一早的当地新闻快讯,接着报道了昨晚的新闻后续,疲劳驾驶的大卡车司机撞死三人,酿成重大交通事故,那三名死者的尸体竟然在第二天被发现与各自的家中,这则新闻在当年被传为了怪谈,但谁也不信。

爷爷告诉我,这并不是怪谈,而是一种叫做活尸的东西,又称活死人。人一旦死亡,自然了却凡尘回归命数。出窍的灵魂天智自开,大多明了天数后会自行前往阴司报道。

而一些有着强烈怨念或执念者便会违反阴司律法逗留人间,企图以外界之身扰乱人间秩序,只为满足自己的遗念。

阴司对那些未按时报到的亡魂会发出通缉令,命阴差前往捉拿。这部分人往往十之八九会被强行带回阴司受刑,但总有漏网之鱼凭借着自己特殊的能力或者特别强的怨念躲避追捕,继续祸害人间。

这类强大的亡魂往往会祸害一方,直到被人间执法者铲除。

而活尸更是此中另类,他们带着身前之躯,凭借一口怨气或者执念“活着”,这种往往都是可怜人,只有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的时候,才会真正的灵魂出体,回归阴司。

当然其中也有部分执念特别深的活死人,他们在发现真相的时候不会面对现实,想要对抗天道。不过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毕竟就算逃过了鬼差的抓捕,也逃不过天道的报应。

人间终究是容不得邪物存在的,只要它们存在一天,冥冥之中就会有天道指引执法者前来斩杀它们,那时候别说是魂入轮回,它们的下场只会是魂飞魄散。

我心中暗自计较,朱阿姨应该就是属于被执念支配的活尸吧。那天晚上临近12点,阴气较重,而撞她的卡车内又有些许古玩,其中恐怕就有附着强大阴气的东西,这也许就是导致活尸出现的次要原因了。

我想戳破朱阿姨的身份,放她魂回地府,但又怕她执念太深,依旧留在这里,一旦被逼到那个时候,她将会变成恶灵,如今之际,必须想个办法安然超度她才行。

“超度?对了,我那本黄皮书内有看到过类似的法门,明天回去仔细找找。”我心中暗想,房门再次被推开。

是二妞回来了。

“十一,衣服裤子给你晾在这里阳台上了,这里的洗衣间也太远了,累死了。还好你只住一晚上。”二妞额前刘海汗湿了一片,今天室内都开启了空调,外面的温度想必也是让人很不好受。

“二妞,朱阿姨看起来有些累了,要不让她先回家吧?”我眼神示意着问道。

二妞虽然不太明白我的意思,但她本意就是等她洗衣服回来后让母亲回去,于是顺口就说到:“妈,你先回去忙吧,百货店也不能总关着,要不下午隔壁的大爷又要来骂人了,总说没烟抽。”

“行,那妈走了,十一,你可要照顾好二妞,她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朱阿姨勉强挤出的一丝笑容,在我看来都是阴恻恻的,告别了我俩后,她出了门。

我听闻楼道中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心中也是大松一口气,“二妞,过来,坐到我身边,我有事问你。”

二妞心中恶寒,撇了撇嘴说道:“十一,你…要干嘛啊?”

我有些无语了,二妞一脸嫌弃的看着我,虽然依旧是乖乖做到了我身边,但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还靠的这么近,总感觉怪怪的。

“咳咳,你别想多了,我都这样了,还能干嘛呢?问你正经事呢,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我忘了病房里没有电视机。昨天我去送糕点给亲戚家,路上被狗血的卷入了抢劫案的事发现场,南街的旺财古董店你知道吧,昨天一车劫匪抢劫了那里,后来被保安追杀逃到了南方的树林中。你说这古董店的保安也太负责了吧,竟然面对那么多持刀悍匪不要命的就去追,那绝对是我见过的最称职的保安了。”

我看着二妞比划着追人的模样,不免有些好笑,“你啊,这是命大,是被抓去当人质了都,真的不害怕吗?还嬉皮笑脸的。你说那些保安不要命的去追,难不成被抢了什么值钱的东西吗?”

“怎么可能不害怕呢,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被人绑了起来丢在车里。不过说来也奇怪,那群劫匪似乎什么都没抢就跑了,掳走我也全是因为有人追他们,想要保全自身而已。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竟然来了一群神秘人将那群悍匪尽数击毙,是击毙,用的是枪啊!那才叫吓人呢。有一颗子弹可就是在我耳边呼啸而过,现在回想起来都让人毛骨悚然呢!”

“用枪?徐伯可真够有能耐的啊。不过还好你没事。他们估计是抢了什么小东西揣在兜里了吧,怎么可能有劫匪不抢劫就跑路呢,真是的。”我松了口气,拿起一旁的水杯,随后又说道:“好了,这件事既然过去了,就先放到一边吧,接下来我要和你说的事,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二妞抬头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我,眼露疑惑的问道:“还有什么事啊?莫非你要结婚了?”

“噗~”我严肃的心情瞬间被瓦解,刚喝下去的那口水不受控制的被喷了出来,还好只喝了一小口,艰难控制之下也没喷到一旁的二妞。

“喂,我说,严肃点,这可真是关系到你的大事,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了。”

二妞见我这幅样子,直接也是噗嗤的笑出了声,哪里还能严肃起来。

我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的放下水杯后装出严肃,沉声说道:“朱阿姨不是活人,她目前的状态是活死人。昨晚那一劫你应该已经死了,但有贵人相助,劫数被破,日后你会前途坦荡,虽然小劫不断,但已无大碍。”

二妞本还是掩嘴忍俊不禁的状态,听到我装出严肃说出的这句话,双眼立马瞳孔放大了起来,语气一转,右手推着我的肩膀厉声说道:“十一,你胡说什么!我妈不是说得好好的嘛!你在这样,我要翻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