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天师

神算天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5:18:24

最新章节: 我看着眼前这让人难以理解的一幕,有心想要上去解救那名女生,但是在幻境中,我真的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任何的动作都无法影响到这幻境丝毫。操场上的场景继续着,而我也无法回避的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不是没有试图寻找这幻境的出口,只是没有具体的线索。只有校园之内是可活动范围,超过会有围墙,根本出不去。直

第二十九章 瓮中之鳖

苏妙娴这么一提醒,我立刻有了主意。

“对啊,刚才我找出口的时候,确实转进过几个教室,里面的东西与现实一般无二,我相信应该可以为我们所用。”我一拍脑袋,惊喜的说道,随后又对着刘道长,问道:“刘道长,听你总是说发起什么的,想必你是制作法器的行家吧,哈哈,这次我们全靠你了。”

我本以为刘道长必然会舍去恐惧,眼露精光,可谁知,经过苏妙娴如此提点,他的眼睛非但没有绽放出希望的光芒,反而更加黯淡了起来。

“刘道长?怎么了?是哪里有问题?”苏妙娴也感觉到刘一的不对,立刻着手问道。

刘一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后好似整个人都轻松了,说道:“既然已经到了如此田地了,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其实我们西京长安观所有的道法早已失传了,当年鬼子来这边扫荡,我听说所有的师长都下山迎敌,斩杀倭寇了。观中徒留两人,其中一人是一位十三四岁的小孩,还有一位,只是个捡来的婴儿。”

“那些下山杀敌的师长…难道都…”苏妙娴轻掩小嘴,不可置信地说道。

刘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嗯,没有再回来。后来观中二人长大,便重新经营起了西京长安观,可惜今时不同往日。观中道术十有五缺,一些传承已久的技艺已经完全失传,而留下来的法器,只有观主能够持有,也就是我之前说的太乙拂尘以及梨雨桃木剑。”

“十不存五,那你也不该什么都不会吧?”我抓住其中的重点,询问道。

“我是西京长安观的观主没错,可惜是外观的观主。我辈人才凋零,贫道实属惭愧,确实没有修道天赋。而真正的内观,如今只剩下两人,道号无念,无心。无念道长需要镇守内观,无法离开,而无心道长…为了寻找师傅等人下山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所以一般的驱邪任务都是由我们外观之人应对,只是这次碰到了如此棘手的邪物,恐怕连我也要折在这里了,哎,愧对祖师啊!”

“无念,无心?我靠,无心?刘道长,是不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邋里邋遢,满口胡话的那种?”我回味着刘一的话,直到响起无心这两个字,可不就是那个邋遢和尚乞丐吗?想不到那货竟然还是个道士,怪不得会道家的三才阵。

不过那是融入了佛光的改良版三才阵。

“嗯?无心道长虽然性格怪异…但也没有小友你说的那么满口胡话吧?况且听说她被无念送去佛门学习法术去了。莫非你见过他?”刘一怪异的望着我说道。

“靠,就是他没错了,一把降魔杵是吧,那货没多久前还在我店里蹭吃蹭喝蹭住。”

“咳咳,降魔杵,确实,那是无心道长下山前的作品,我们观中有规矩,只有炼器达到一定的水平,自己制作出随身法器才能下山出师。”刘一自动屏蔽我后面那句话,回到。

我有些无语了,世界真的小,想不到因果这东西这么神奇,看来冥冥中让我碰到这刘一也算是天意。

天道意味自然不会倾向邪魔妖物,既然他如此指引我在这里碰到刘一,那想必是我一定能助其摆脱困境。

“你们别慌,我这倒是还有些小手段,且随我来。苏警官,刘道长,你们去美术教室帮我研墨和裁剪符箓需要的材料。这里没有表黄纸,用宣纸也能代替一二,至于尺寸,刘道长,来安排。我去外面操场上砍几株桃木过来,之前我有看到过这里有桃树生长。”我脑中思绪翻飞,即可安排了后面的行动。

“小优…你会撰写符箓和炼制法器?”留意不可置信的看向我。

“嗯,略懂一些,不过我还没试过,就当练习了。”我跑下3楼,留着这么一句话。

一路狂奔,没多久我便已经来到了之前发现桃树的地方,这是一片小公园区域,就在操场的隔壁。

操场上的嘈杂声越发明显,我体内的罡气被那股嘈杂声影响的开始自行运转起来,“竟然是怨力!看来这个幻境可以给妙千千疗伤啊,至少能回复她损失的怨力!”

如此想着,我已经举起了之前楼道里捡来的一把斧子,挑了一棵半指长短直径的就砍。

“砰!”

“草,这么硬…”我大骂一声。

这幻境中的物体,虽然可以被人接触吗,但竟然无法损坏!

“对了,这东西竟然是怨力构建的幻境形成,那我催动罡气试试!”

想到此处,我运转起了练气术从体内分出一缕罡气融入手中的斧头之上。

斧头逐渐被一抹银光包裹,并开始消融。

“竟然扛不住我罡气的灌注,看来得控制好罡气释放的量才行。”

我重新调整罡气的输出,终于将它和形成斧子的怨气形成平衡,接着抄起斧子,重新抡了下去。

桃树应声而断,在这幻境中,被罡气加持的这斧子简直削铁如泥!

我凭借着多年制作棺材以及雕纹的经验,很快便做好了三把桃木剑,并使用罡气灌入其中,相当于给它开光了一下。

这一切搞定已经花去了我大约半个多小时,完事后我又赶去了美术教室。

刘一此时正用剪刀摆弄着教室桌面上的一叠宣纸,但我看出半小时的时间他一张都没有裁剪下来,正急得满头大汗。

“小友,你可算来了,你来看看,这宣纸怎么扯不破啊,你来看看什么原因。”刘一见我进入教室,急忙招呼我说道。

我也不废话,接过刘一手中那把剪刀后注入了罡气,重新地还给他。苏妙娴那边倒是不错,已经研磨好了大量的墨汁,笑着看着我。

又是半个小时,我来来回回制作出了好几张符箓,出了三张安神咒以外,还有我昨晚学习的五雷咒,破邪咒以及天火符。

刘一全程目睹我制作符箓的过程,连连赞不绝口。

除了安神咒以外,其他几张符咒都需要罡气才能使用,刘一和苏妙娴并不具备罡气,所以我只能将掌心雷的符印画在了他们的手上以备不时之需。

“暂时只能准备这些了,还好幻境之中能使用罡气,可惜我还没怎么研究阵法,要是有像无心道长的天地三才阵那可就稳了。如今我们却只能拼一拼。”之前画符箓的时候我有吧和无心相遇以及后来发生的打斗之事讲给二人听,其中还重点讲述了那融入了佛门印记的三才阵的神奇。

一切准备妥当,苏妙娴和刘一二人跟着我来到了4号宿舍楼下,我们就在这里,静等妙千千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