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天师

神算天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5:18:24

最新章节: 我看着眼前这让人难以理解的一幕,有心想要上去解救那名女生,但是在幻境中,我真的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任何的动作都无法影响到这幻境丝毫。操场上的场景继续着,而我也无法回避的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不是没有试图寻找这幻境的出口,只是没有具体的线索。只有校园之内是可活动范围,超过会有围墙,根本出不去。直

第二章 失踪的二妞

翌日一早。

准时的生物钟让我在早上6点就已经醒来。

起身后正准备去关了电扇去洗漱,只听见“啪嗒”一声,有东西掉到了地上。

我正纳闷,什么东西压在我的被子上?于是弯腰拾起那个小东西,仔细瞧去是一个黄色牛皮纸信封。

“我去,一大早就给我黄纸,真是吉利啊。肯定是隔壁的二妞捣的鬼。”

但闲来也无事,洗漱也不差这几分钟的时间。

我打开那个黄色信封,一看上面的笔迹,心中顿时一紧!

是爷爷的笔迹,上面工整的写着几行大字:

十一,爷爷出去办事,此次一别,恐无再见面之日,你要照顾好自己——胡凌天。

胡凌天是爷爷的名字,很霸气的名字却与他不修边幅和老态龙钟的造型有些不符。

在我的记忆里,爷爷一直都是那么老,似乎也从没年轻过,凌天这名还真是与之不相称。

“糟糕!我想什么呢!”一拍自己的脑袋,每次看到爷爷的名字,总会想到这些。

我简单套上衣裤几步跑出房门。

爷爷的房间就在我的隔壁,几个呼吸间我便已经推开了他的房门。

门未锁,只是虚掩着。

其内空无一人。

我几步进门环顾寻找了一下,似乎也没发现少了什么东西,看来爷爷出门并没有带走什么。

“不对,那个床下的箱子!”我想到这里,急忙又跑到爷爷床下弯腰下去检查。

这翻找之下,那床下的铜边小木箱果然已经被带走,看来爷爷是真的走了。

“砰砰砰!”楼下传来敲门声。

我从傻站着的状态下迅速清醒,楼下门被敲响,难不成一大早就有客人?

爷爷走了,再多想也是不会有什么结果。我甩了甩头,整理好衣服后也顾不得还未洗漱,便下楼去开门。

“喂喂喂,开门开门!”一个悦耳女声从外面传来,言语间透露着兴奋之意。

我一听到这声,立刻就认出了她的主人,隔壁二妞。

二妞是我极少数的朋友之一,比我小一岁,今年高中刚毕业,这么一大早来敲门,想必是有什么好消息想要分享给我吧。

我笑着拉下横栓打开大门。

二妞果然亭亭玉立站在外面,见到我后立刻笑颜如月,将手中的东西一递:“十一,这是我母亲亲手做的糕点,嘿嘿,送给你啦!两个人吃够吗?”

我猝不及防的接过二妞塞过来的一个小篮子,身子被她推的一个踉跄差点没给摔了。“哎,你慢点。”

二妞像只穿花蝴蝶一般饶过我直接进了厅堂,在老柜台周围看了又看,眉头微皱道:“咦?胡爷爷呢?怎么没见到人啊?”

“哎,所以说你慢点嘛,我爷爷他走了,这糕点我留下了。二妞,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啊?”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二妞向来不把我们家当外人,毛毛躁躁这些年也早就习惯了。

“哦,胡爷爷有事出去了啊,怪不得。”二妞随意找了个柜台后面的小板凳坐下,一撩青丝,眯眼对着我继续说道:“嘻嘻,十一,我被西京医学院录取了,怎么样,厉害吧。这可是全国排名前5的大学哦,我的梦想可就是做一名医生呢。”

我听到消息后确实有些惊讶,西京医学院可不是满足分数线要求就能被录取的地方,这所学院虽然以医学院命名,但其他的学科也是在全国排名非常靠前,仅次于清华北大那种。当然说到医学科,他们就更是领头羊了。

“了不起啊,二妞,对了你最近身体感觉还好吧?”我忍不住夸赞了一句,但是不经意间,因为我发现二妞的面相有些问题。

二妞的官禄宫平坦中略带隆起,官禄宫处于人的额头正中位置,显示着人的学业事业的基本状况,如此面相,考得理想大学倒也是意料之中。

我原本只是略微一瞟心中暗判,但无意间竟然发现了她的命宫位置竟有一团淡淡的黑气盘旋其上,命宫位于两眉之间的印堂部位,主导人的基本运势。如今上面黑气隐现,预示着二妞近期可能会碰上疾病或者灾难一类的横祸。

但是纵观她的疾厄宫位置,却又没有大病之相,如此一来,不仔细给她补上一卦的话,根本就没法预测出灾害的来源和时间。

“十一,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嘻嘻,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哎,你别激动,我最近身体好着呢,没什么不适啊?你什么时候也会学你爷爷那套疑神疑鬼的套路啦!我告诉你,想泡妞找别人去。”二妞心直口快的回答到。

我点点头:“我可没想泡你,这样吧,最近你注意一些自身的状况,如果碰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打我手机联系我,切记!”

二妞见我说的郑重,不免得收起了嬉皮笑脸,乖巧的点点头道:“好啦,知道了,那保持联系咯。对了,我先走了,周边的邻居可都还没有分到糕点呢,拜拜!等会再来找你玩!”

“嗯,路上小心点!”我望着几步跑出门的二妞,心中未免叹了口气。

上楼简单的洗漱一番后重新下楼开店营业,我翻阅着爷爷给的黄皮书在柜台上津津有味的看着,时不时还比划两下。

书中写的法术什么的感觉都像模像样,可是都需要用到一种东西,那就是“罡气”。

自己根本没有这种东西驱动法术,看来暂时也就只能背背口诀了。至于怎么获得这种罡气,黄皮书上是有确切的修炼功法的,名叫练气术。

练气术需要融入日常行为当中,每次吃饭每次走路都是锻炼的循环,吞吐吸纳,养气入体,罡气就和血液一样循环再人体的周身之内,并不像什么修仙小说那样,储存在丹田之中。

这种能量,说白了用科学来解释就是一种类似生物电的存在,只不过是可控的生物电,当要使用的时候便会犹如鳗鱼放电一般供人驱使。

黄皮书上记录的资料非常多,知识也包罗万象,我并没有再往下翻阅,只是静静地消化起了着练气之法。

时间一晃就到傍晚,刚用糕点做了晚饭后回到柜台前,正打算再细细体会一番那套练气术。

就在此时,我眼中恍过几道黑影。

我是坐在柜台后面,爷爷经常坐的椅子上,随意正对着大门。有人进来自然一目了然。

“哈哈哈,十一啊,你爷爷呢?我得好好谢谢他,今天早上醒来,那个东西果然不见了,按你爷爷说的做,果然没问题。”来人赫然是昨天那位秃顶老者。

我眉毛一挑,心里计较了几分,回答道:“爷爷不是被你们带走了吗?如今你们来我家找人?”

那名秃顶老者显然是个人精,一听我的语气不对,知道也是哪里出了问题,一番语顿思索之下,沉声开口道:“胡天师没有回来!哎。十一啊,你大伯这次过来,只是单纯地道谢,并且给你带来一份东西的,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误会。至于你爷爷的去向,我也确实不知道。你要不仔细和我说说?”

那秃顶老者单手轻挥,身后一名西装革履的壮汉立刻上前几步,将手中的一个小包袱放到了我的柜台之上,并对着我点了点头。

来历不明的东西我不敢接,这也是爷爷关照过的。于是我轻摇头,回道:“老板,这个东西我不能要,你要是为了感谢我爷爷,你大可以派人去找他。仔细说说我也不清楚该如何说起。”

“哈哈,这东西本就是你爷爷和我提起过的,专门给你的。十一,你叫我一声徐伯就好了,之前我们虽然没见过面,但以后,有什么事,你直接联系我。好了,东西我留下了,不要辜负了你爷爷的一番心意。”自称徐伯之人对着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带着几名随从离开了这间棺材铺。

“这人的气运已经被改变了,爷爷竟然有如此能耐。”我望着门口消失的几道人影,心中想到。

第一次见到那名秃头老者的时候,对方的面相虽然短暂暴露在我的眼前,让我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我依旧能捕捉到对方的大富大贵之相,只不过他的鼻尖略显干瘪,眉尾有些褶皱,这是财帛宫和福德宫出了问题。

而这些问题应该是最近遇到了某些忌讳之事才沾染上的因果,而且据我的经验判断,因果沾染已经颇深,非大能者难以祛除也。

但今日一见这位徐伯,他鼻头圆润饱满,带着些许红晕,这是爆发之相,估计昨晚不是接了大生意就是股价暴涨。

“也不知道这徐伯什么来历,西京徐家,对了,二妞家有电脑,我得去查查看,打听一下。”

想到此处,我也没顾及的去看徐伯带给我的东西,几步便出了门,路过门口还不忘把自己的联系方式挂在上面。

当然,店面是不用关上的,小偷就算再缺德也不可能去棺材铺偷东西,找晦气。

二妞家就在我家街对面,过去两分钟都不需要,她们家是做百货生意的,什么都卖。开在这里,生意倒也是不错。

“哟,这不是十一嘛!怎么,二妞呢?”我刚进二妞家的百货铺,他母亲就随口问道。

“二妞?她不是早就回来了吗?”我也没多想,熟门熟路的就要上阁楼去。

“她说送完东西就去找你玩啊,这都一天时间过去了,晚饭也没回来。你小子可别骗我!”二妞母亲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句话一出,立马让我急行向上的步子一缓,二妞一大早离开棺材铺就没再返回,这是我确定的事,但她母亲显然也不可能撒谎,莫非……

“朱阿姨,二妞早上出门后没回来过?”我停在阁楼外的半截楼梯口处问道。

朱阿姨似乎也意识到不妙,立马起身和我确认状况,两人随后又打了二妞的手机,却是关机状态。

二妞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