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天师

神算天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5:18:24

最新章节: 我看着眼前这让人难以理解的一幕,有心想要上去解救那名女生,但是在幻境中,我真的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任何的动作都无法影响到这幻境丝毫。操场上的场景继续着,而我也无法回避的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不是没有试图寻找这幻境的出口,只是没有具体的线索。只有校园之内是可活动范围,超过会有围墙,根本出不去。直

第二十七章 诡异操场

4号宿舍楼相较食堂而言还是有些距离的,我这两天倒是对学院有些熟悉了,找了一条从没走过的小路打算抄近道赶去那边。

这条路正是那天在食堂顶楼西餐厅内,听胖子吹牛的时候看到的。

兜兜转转已是十几分钟后,4号宿舍楼的后门就在我眼前。

那面砸破的玻璃还没有被修复,只是上次被我和胖子拖出的沙垫已经消失不见。

“啊!”一声尖锐的惨叫骤然突破楼层的阻隔,从3楼的某扇窗户传入我的耳朵。

我心下一惊,暗道不妙,难道楼上出事了!

这不想还好,一想可把自己吓得够呛,万一那个所谓的大师是个骗子的话……苏妙娴她们一队人可就危险了。

想到此处,我再也顾不得之前有些放松的闲暇心态,一个跨越便从破碎的窗户内跨了进去。

楼道内的摆设和之前几乎没什么区别,但我一进来就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原因无他,我体内的罡气竟然自行运转了起来。

我知道这是罡气护体的表象,之前之所以没有出现类似的情况,全因为我的罡气太弱了,弱到不足以对任何妖邪产生感应。

但现在了不一样了,不知获得了何种机遇的我体内的那些罡气强度已经足以用着抗衡一般邪灵的实力。

罡气至刚至阳,遇到鬼魅魍魉自然会被动触发,这是黄皮书中所记载的描述。

我由于来得匆忙,并没有随身携带那个小包袱,还好我此番来的目的本就是试验挂坠和昨晚新作的几张初级符箓,所以兜里还是揣了两张的,倒是刚好派上急用了。

在我行至二楼尽头时,一句连续听到好几声惨叫和撞击声,声音凄惨异常,显然是有人收到了莫大的伤害,至于肇事者,不用想也知道定然是那只比邪灵更强大的恶灵。

我不敢怠慢,一脚踹翻了挡在二楼通往三楼中间半层平台上的法坛,又顺手捡起了一把掉在地上的木剑。

对于木头,我是有着些眼力劲的。

这把木剑乃是桃木制成,桃木亦名“仙木”、“降龙木”“gui怵木”。自古以来桃木诮“镇宅辟邪、驱邪纳福”之说更是“安康长寿的象征,是用途最为广泛的伐邪制gui材料。古人认为:”桃木,五木之精也,故压服邪气者也,桃木之精生在gui门,制御百邪,故在道家,这种仙木往往被炼制成最简单的法器 ,长做剑状。

冲上三楼,门口已经到了两人,这两人都是警察制服加身,我路过时将他们的脸扭向我一看,立马就识别出了两人只是邪气入体,神魄分离而已。

所谓的神魄分离,也就是三魂七魄缺一损二之相,具体会演变成什么状态,还要知晓他们损失的是哪魂哪魄才行。

要是人魂丧失,这人的性命也就没了,其他倒还好说,命暂时可以保住。我不敢多次想,一心要先找到苏妙娴。

查看完这俩人暂时无碍后接着往里飞奔而去。

“什么!”这时的走廊的全貌几乎已经展现在我眼前,但让我惊讶的是,这走廊和我前几天见到的完全不一样,而且照理说1楼到4楼完全相同的格局,到这3楼就完全变了模样!

这哪里还是走廊,分明就是成了一个硕大的操场!

操场之上,两个篮球场,一圈煤渣跑道,这是一个古旧的教学场地,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操场的原型就是西京医学院的校内操场,轮廓几乎一模一样。

而这个操场之上,烟雾弥漫,就算是仔细望去,也只能勉强望见中间出黑压压的一片,似乎……是一群人。

就在我惊讶之际,操场正中央的一个小高台上传来了凄惨的叫声。

我以为苏妙娴几人在那里,也顾不得这里场景的诡异,念动着静心诀便冲了进去。

这静心诀是道家的辅助法咒之一,相对低级,但却需要罡气催动大周天持续生效。也就是说,罡气没有凝练到足以运行一个大周天者,是无法使用此咒的。

咒语加身并没有让周围的景物改变分毫。

我花了一分钟冲近操场,那些原本黑压压的区域果然围着一大群人,但却不是警察,没有一个是警察。

这些人身后做奇怪的集体制服,是七八十年代的学生装!

我之前就见到过学院走廊处的园艺展,那里便有这些制度的模样。

“同学,这里很危险,你们赶紧离开啊!”我拍了拍放在我身前两名学生的肩膀,不料手掌却是穿肩而过,没有实体!

我对此大感意外,连番试探周围几人,终于也是确定,这些人都只是幻象,自己无论是如何让与之对话或者肢体接触都改变不了什么。

就在我思索的几分钟内,操场中央的嘈杂声越发激烈。

“你这个女巫,老实交代自己的身份!”一到尖锐刻薄的声音响起,随之响起的还有另一到女生的惨叫。

“我不是……我不是女巫……你们冤枉人!”女生的回应有些柔弱,但其中的执拗之意显露无疑。

“还说你不是!证据都在这桌上摆着呢,诅咒娃娃,钢针,符咒,还有一件奇怪的衣服!”尖锐刻薄的话说声再度响起,好似末日审判一般。

“衣服是我的,但那些东西真的不是我的,肯定有人在冤枉我,我真的没做过什么妖法!”女生惨叫几声后声音开始虚弱了起来。

“哼,就这衣服也够了,这是邪教的衣服,我们学院可没这种乱七八糟的衣服。”

“胡说,这是我们族人圣女的圣女服,每代只传一人,到我这代,刚好轮到我而已!”

“啪啪啪!”鞭子的抽击声响起。

其他学生的咒骂声也响起。

嘈杂声覆盖了惨叫声,乱哄哄的闹作一团。

我终于拨开人群挤到了前方。

这是约莫操场正中央的位置,有一个高台,而其中,一名身穿单薄衬衫的少女正被人捆在一个木桩上,似乎进行着一个什么样的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