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天师

神算天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5:18:24

最新章节: 我看着眼前这让人难以理解的一幕,有心想要上去解救那名女生,但是在幻境中,我真的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任何的动作都无法影响到这幻境丝毫。操场上的场景继续着,而我也无法回避的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不是没有试图寻找这幻境的出口,只是没有具体的线索。只有校园之内是可活动范围,超过会有围墙,根本出不去。直

第二十五章 李叔之死

我感受着许义山的面相异常,不知不觉发起了呆。

这倒让现场气氛尴尬了起来,许义山问话没人回答,朱珠看着我,我发着呆,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

“咳咳,葛十一,吃菜啊,我的脸上有什么吗?”许义山终于受不了尴尬,招呼着周围的几个小弟打算活跃下氛围。

我被碗筷敲打的声音拉扯着回过神来,匆忙点着头,“哦,不好意思啊,看你看的有些入神,呵呵。”

看你看的有些入神,这句话出口,周围的气氛非但没有被活跃,反而更加诡异了起来。

“十一,你在说什么啊?许义山有什么好看的?哼!”朱珠有些嗔怪的掐了我一下。

我看着许义山和众小弟的眼神,不由得老脸一红,也不管被朱珠掐的生疼,急忙解释道:“不是,我看许义山周围有朋友可能出了事,所以才不免多看了两眼。”

“你tm才出了事,老子忍你很久了,许哥,咋不能惯着他!”一名小弟终于爆发了,是一个小光头,一只耳朵带了个耳环,显得有些痞里痞气。

我不擅长说谎,这一急着解释,反倒把实话说了出来,这还不算完,我又顺带看了一眼那个小光头。

小光头运势一般,左额偏上有一条刀疤,相当显眼。那是父母宫所在的位置,正所谓父左母右。刀疤的存在预示着他父亲可能长期身染疾病亦或者早已去世,具体还需要结合卜卦才能得出详细解读。它的两条眉毛齐整如一,兄弟宫显示他乃是家里独子。再观察其他几宫的相貌,最后得出结论。

于是我再次开口道:“你家里父亲出了点问题,家境平平,乃是独子。为人孝顺,年纪轻轻已经掌管了一些收入来源,是家里的顶梁柱。小光头,你人不错啊,可惜运势一般,这辈子注定无为而过了。”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瞬间齐齐望向我。特别是那小光头,看我的眼神直接变得惊恐了起来,口中喃喃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我从你脸上看出来的,你信也不信?”我回道。

“那你之前说的…”许义山接口,他对这个兄弟的底细自然是非常清楚,在听到我的刚才一席话,立刻就警觉了起来。

“也是真的,是我看出来的。”我点点头说道。

许义山和周围几个小弟面面相觑,注意力立刻从吃饭和朱珠上面转向了我,特别是许义山,竟然起身后拉了个凳子坐到我身边,模样不再像之前那般大大咧咧,而是略为放低姿态,轻声问道:“葛十一,你之前说的那个事情,我兄弟要出事,具体,是哪位兄弟?”

我就要开口解释,却被一旁的朱珠拉住袖子,我已获得看向朱珠,她却是对着我轻摇头。

许义山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直接问道:“朱珠小姐,为什么阻止葛十一替我解惑,难不成…”

“没什么特殊的原因,十一,你这么随意起卦,没事吧?”朱珠有些担心的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我精神一震,之前只顾着自己看到就说,一下子把这事忘了。上次就是随意起卦,被琛叔的小弟给打了一顿,之后又是帮着寻找许飞,然后被4号宿舍楼的邪灵差点打死。

“起卦?葛十一,你到底是什么人?”许义山问。

我摇了摇头,这件事的起因是自己,现在要是闭口不谈,就显得有些矫情了,于是我也不隐瞒,说道:“我早先学了一些相术,多以对这种命里学方面略懂一些,刚才乃是习惯性的识别了你们的相貌,也算是我冒昧唐突了。”

“相术?厉害,葛十一,那你帮我算算我哪位兄弟有问题,这消息我倒是不知道啊?”许义山拍手追问道。

我皱眉思索,最后开口道:“这样吧,你用食指沾点茶水在这桌子上一字,我帮你看看。”

许义山不疑有他,伸出食指按我说的蘸了茶水就在桌上写了起来,一通写罢,留下一个“家”字。

我起身查看,走到“家”字的正对面。

相字如相人,相字的方法有很多,比如:五行相字法、增笔法、减笔法、象形法 、会意法 、谐音法 、八卦法、九宫法、字体法旋转法等。

由于是测凶吉,我打算用九宫法帮他相上一相。

大观之下这个字写的结构严谨,笔画毫无拖沓,预示着书写着的为人谨慎,做事不拖泥带水。再看九宫解析,在离位和中宫之位,也就是“家”字的中间和中上。笔画不该连结的连结,对应九宫位置

巽 四 离 九 坤 二

震 三 中 五 兑 七

艮 八 坎 一 乾 六

乃是人体的肺部或心脏或胸膜处。

而由于许义山是测字寻人,不是帮己求字,这事必然应验在他朋友身上。

病象找到,接下来就是寻人。

寻人我打算从时间上入手,推演九宫离位时间,与后天八卦和二十四节气相配,夏至、白露九三六,小暑八二五,乃是属于阴遁之期,其中离位排到:夏至居离卦数九,读做上元为阴遁九局,结合九宫之中,中宫对应月份中旬推演,得出解卦。

“许义山,你的亲朋好友有没有在九月中旬生日的,如果有的话,我想刚好就是他了。”

“九月中旬?李叔!”许义山脱口而出。

我心里想着,这叫李叔的人应该和许义山关系匪浅,竟然连生日都被这位大少爷所记挂着,也算难得,“嗯,事端就应在他身上,看你的奴仆宫状态,估计已经应验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直装作不经意的盯着许义山,许义山盯着桌上的字,嘴角竟然勾出一抹轻微的弧度。

我看的眉头一皱,有些意味不明,但又不好问。

“哦,原来是这样,我打给电话问问,李叔可是我的得力助手,他要是出事了,我可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哈哈。”

许义山掏出电话出了门,留下三名小弟招待我和朱珠,那名小光头人到不错,和人聊天特聊得来,就是给人一种有些奉承意味的话语让人比较不舒服,可能我就是不喜欢被人讨好吧。

一旁的朱珠被这里的菜肴吸引,已经逐渐放开矜持后开始大口吃了起来。

我跟着吃了些红烧肉,饭还没下去半碗,许义山就已经回来。

包厢内几人齐刷刷的盯着来人。

“李叔死了,心肌梗塞,是昨晚的事情。”

我听着许义山的话,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这人,竟然没有感到十分伤心,难道李叔得死和他有关?

他们家族内部的事情我也不打算多管,只是回了一句节哀顺变。

朱珠也是是淡定的安慰了几句,又在我耳边问道要不要卖点丧葬用品给他们。

我一拍她的肩膀,没好气的说道:“我那小铺子,他们那里看得上,咳咳。”

朱珠吐了吐舌头,看我被饭给噎住,顺便帮我拍了拍后背。

“这么巧?葛十一,你家还是开白事店的啊?哈哈,那刚好,大家同学一场,我得照顾你生意不是嘛,你也别推辞,所有东西给我按最高规格走一遍,这事就这么定了。”

想不到许义山的耳朵这么灵,朱珠的小声说话也能听到。

我这边其实也无所谓,有生意不做是王八蛋,于是接口道:“那到多谢了,那我把东西准备好后联系你?”

“嗯,当然直接联系我了,李叔可是我最要好的人,这是必须我亲自操办。”

之后许义山和我交换了电话号码,这一顿饭吃的也到热闹了起来,聊了些关于我的事情,大家都比较好奇,纷纷打听起奇闻异事来。而我也回忆了几则爷爷讲给我听的故事,分享给大家以作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