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天师

神算天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5:18:24

最新章节: 我看着眼前这让人难以理解的一幕,有心想要上去解救那名女生,但是在幻境中,我真的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任何的动作都无法影响到这幻境丝毫。操场上的场景继续着,而我也无法回避的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不是没有试图寻找这幻境的出口,只是没有具体的线索。只有校园之内是可活动范围,超过会有围墙,根本出不去。直

第二十四章 兄弟危机

一顿早饭过后,我借着协助警方调查的名义向老师请了假,胖子和朱珠则去老老实实的上课了。

告别他俩后我直接返回了我的宿舍,翻出黄皮书以及我的那串挂坠开始研究。

黄皮书中对于各种法器介绍到是颇为详细,包括一些降妖装备的制作都是颇有涉及,可惜那些东西都是需要罡气来淬炼,这让我再次从羡慕中望而却步。

金属挂坠还是老样子。

我躺在床上将它翻来覆去的查看,并没有发现它与之前的不同之处。

“哎,看来靠我这个三脚猫的道行去对付那只恶灵确实是以卵击石啊,琛叔那边肯定是没资源了,不然他也不会每次有点事情就来找我,那个胡天师估计也在被北昌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吧。”我手中握着挂坠,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思索,最后结果依然是一无所获。

其实黄皮书中并不是没有超度恶灵额方法,只是我都无法使用,原因不外乎我没有足够的罡气去绘制那种符箓和炼制法器。

“罡气啊,罡气!一本练气术把我带进门,可是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修炼它。不过罡气的威力确实强大啊,我第一次用地火符的时候还没有这等威力,这次的地火符我特意融入了罡气催动,竟然能直接化成一小片火域笼罩飞去,再也不是那个小火球了。”我细细感受着周身游走的那股力量,不知不觉进入了沉睡之中。

……

夜晚的风,很冷,这…不像夏天的夜。

我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这座山顶上,这片地方很奇怪,怪石嶙峋间没有植物,有的只是一房小茅屋。

我穿着短袖瑟瑟发抖的靠近这间小屋想要避避风,想不到小茅屋的房门突然被打开,出来的是一对中年男女。

男人得罗加身,女人轻纱裙摆,两人配成一对,给人一种神仙眷侣的感觉。

“葛十一,哈哈,好名字。”那名男子什么也没问,两步靠近我后一把将我抱住,拍着我的后背说道。

我满心疑惑的感受着这个怀抱,怀抱很温暖,很结实,让人不忍放手。而此时我眼前正对着的是那名女子,她的脸上竟然带着几分愁容,眼角晶莹,饱含泪珠,似要落下。

“你们…是谁?”几个呼吸后我感受着环境的沉寂,率先开口道。

那名男子终于松开怀抱,双手搭在我的肩上,叹了口气说道:“十一,缘起缘灭,因果不断,事到头来,终将复还。想不到你还是走进了这个圈子。”

“终南,我们…该怎么办?原本已经被斩断的因果现在又链接了起来。让十一一个人,我不放心啊。”男子话未说完,被一旁的女子打断道。

“璃梦莫急,时候未到。十一,我们时间无多,就此我把该告诉你的一并先告知与你。你且听我细说。”

我没有插话,也没有询问,只是点点头,站在原地侧耳倾听。

“十一,你的挂坠原本是我的令牌,这张令牌代表着人间执法者的身份,不过你放心,上面与天道的联系已经被我用阵法阻断,它现之前的唯一作用,就是护你周全了。但你也别太把它当回事,切断了与天道的联系也就变相阻断了它能量的最大来源,就目前来说,这令牌能量耗尽,已经彻底用不了了。”

男子回头看了一眼那位貌美女子,叹了口气后接着说道:“我们的身份你也不用猜忌,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学会保护自己,稍后我会把我留在令牌内的魂念尽数灌入你体内,希望能派上些许用处吧。”

我试图说些什么,起码得询问他们的身份,但身子却僵在原地无法动弹,连起码的开口也做不到。

“十一,谁也没有做错什么事,希望你不要像其他执法者那样,没有感情的活着。要记住,善恶终有报,得饶人处且饶人。”

纱裙女子对着我一字一句的说着,话落,她和男子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随即对着我单手一招,一股柔和之力将我包裹,接着…我在度失去了知觉。

……

“卧槽,十一,你个懒货怎么在这里偷懒。我还以为你真的去和苏警官约会去了。”

我身上一紧,难受到几乎不能呼吸,紧接着睁开双眼,就看到一张胖脸出现在我正上方。

“我去,死胖子,你要压死我啊!起开!”

“哈哈,十一,睡得不错嘛。哎,你说说,那个苏妙娴和朱珠比起来,谁漂亮啊?”王胖子挪动肥胖的脚步,坐到了我对面的下铺空位上说道。

“滚,你脑子里想什么呢?”我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试图回忆刚才的梦境。

这梦境有些奇怪,好似真的发生过一般。

“得了,就你还装,是不是男人啊。我看你就是有了朱珠所以看不上其他女人了吧。切,答应给我找妹子的事情还记不记得?”胖子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一包零食,在那里“咔哒咔哒”的吃了起来。

“别吵那些没用的,小姐妹的事情晚上我问问朱珠,我现在办正事呢!回你的上铺去。”我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这死胖子一直打扰我的思绪,刚才好不容易回忆起来的一些梦境片段又再度化成了虚无。

胖子见我确实不打算继续搭理他,也是知道没趣,哼着小曲,扭动着肥大的身体就挪到了上铺,把那张小床压得嘎吱嘎吱响。

“嗯,对了,那个挂坠!”我想着想着已经注意到了我昏睡的原因,莫非是那个挂坠!

挂坠就被我握在手心处,依旧是黯淡无光,古朴无华。

“梦里好像有一对男女对我说了什么来着,我怎么就像不起来了。”我拍打着脑袋,眉头都皱成了一团,但依旧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这时候朱珠来了电话,让我去宿舍楼下接她吃饭,还提醒我许义山他们几人堵在门口,让我小心点。

我去洗漱间洗了把脸,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打呼的胖子后,重新戴上挂坠后出了门。

女生宿舍离这边不远,走过去也就5分钟不到的路程,行至楼下,果然见到了许义山几人在那边徘徊等候着什么。

“呦!葛十一,来接朱珠小姐啊?哈哈,太好了,我们也刚好路过,一起吃个饭怎么样?”许义山眼神不错,隔着十几米的人群都发现了我。

我和他有没什么过节,被打招呼自然也要上去说上两句不是嘛,“许义山,这么巧啊,你们四人在这干嘛么?等人吗?”

许义山看我的眼神深处蕴含着一丝敌意,不过并不影响他表面对我的热情,“葛十一,我很好奇,你和今天早上来的那批警察认识吗?我看你们坐在一起吃早饭聊得挺热闹啊,不知道学校里死了人,是什么事清让你们这么开心,说出来大家分享一下嘛。”

什么事清这么开心?我不可能把邪灵的事情告知对方,这也就意味着我可能要说谎了。不过我并不擅长说谎,正当我放慢脚步走进许义山以寻求时间想对策时,朱珠倒是及时出现。

今天的她穿了一身碎花短裙,两个马尾鞭被粉色发带扎得悬在脑后,别有一番青春韵味。

“十一,你来拉,走,我们吃饭去了。”朱珠几个蹦跳间已经从宿舍楼大厅外的半高楼梯处跑了过来,一拍我的肩膀说道。

“朱珠,这么巧啊,呵呵,刚碰到葛十一我们约好一起吃午饭了,这么说来刚好顺带把你也捎上。”许义山换了一副笑颜,丝毫不打算听我回答早上个苏妙娴一起吃饭的事情。

朱珠眉头一皱,上前两步挽住我的胳膊,问道:“十一,和他们一起吗?”

许义山那群小弟有意无意间挡住了我俩出门的大半条路,许义山更是追问我们去哪里一起吃饭。

我心里暗叹,许义山这人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人,与之接触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他那种有些霸道的作风并不讨人喜而已。

“行吧,客随主便,许义山,既然是你请客,哪有我们挑地方的道理,我俩都是新生,还请学长多多照顾了。”我对着他点了点头说道,这倒不是因为我怕了他,而是他这个人本心并不坏,命相又好,相交下来,以后没准真能帮上自己什么忙也说不定。

许义山听我答应,顺手摘了墨镜后,对着身后3名小弟摆了摆手,“那感情好啊,两位同学初来乍到肯定一直吃食堂吧,这样,我带你们出去吃一顿好的。你们也别推辞,就这么定了。”

听到吃一顿好的,我瞬间想到了胖子,可惜那货应该是吃完饭回的宿舍,这顿饭注定要错过了。

许义山倒是很客气,一个电话就订好了包厢,那间饭店离学院不太远,就在西京医学院的正对门。

朱珠全程挽着我的手进了饭店,直到落座都是挨着我。

许义山看着我两人眼皮直跳,就在上菜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道:“葛十一,看来你表妹很喜欢粘着你啊?”

“啊?”我有些没反应过来,因为我第一次来这么大的饭店,一路走来琳琅满目的装饰以及点缀华丽的菜肴,这些都是我从没接触过的,让我不由得有些愣神。

此时我才有些回过神来看向许义山,他就坐在我对面的圆桌不远处,摘了墨镜的他看起来…看起来有些问题!

我眼神立刻从彷徨变成了凝练状。

看相乃是最基本的相术,人的五官,三停,十二宫分别代表着不同含义。这许义山的面相我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就在昨天早上,我还略微帮他识了一边,虽然只看到一半就被人给打断。

又见他的全貌,我也是出于习惯性的往他脸上一撇一识,这不看不要紧,竟然识出了他的恶相。

当然这恶相并不是代表着他本人的气运,而是他十二宫的其中一宫出了问题。

奴仆宫,此宫位于面颊下端部位,主要关系到朋友和部属关系的吉凶。

许义山的左塞腮上面有一道很明显的划伤。似乎说被利器所伤,而且伤口看起来有些发炎,应该起码有两三天的样子了。

伤口一直没好,有发炎的趋势,这意味着这件出现的事情还没了结,他的朋友或者朋友家人,当中一定有人出了大事,只有相当难搞涉及因果的事,才会反应到许义山这位少爷的脸上。